首页 | 学院概况 | 师资队伍 | 党建工作 | 人才培养 | 法学研究 | 学生园地 | 招生就业 | 校友之家 | 社会捐助 
[所属栏目: 学术交流]
法学院举办“《民法总则(草案)》重大争议观察”学术前沿讲座
2018-12-07 08:53 崔龙芳 

2016年10月18日下午,法学院在本院模拟法庭举行学术前沿讲座,讲座以“《民法总则(草案)》重大争议观察”为题,由郭明龙副教授主讲。讲座由于增尊老师主持,法学院副院长郝磊老师、青年教师冯源老师以及我院研究生、本科生100余人参加了本次活动。

讲座开始前,郝磊老师强调,作为法学院学生要充分利用好现有资源,积极参加各类学术讲座,要通过聆听不同老师的观点不断提高学习能力,增强自身理论修养。为了营造良好的学术氛围,既要邀请校外专家举办名家讲坛,更要发挥我院教师的优势举办前沿讲座,从而为同学们创造更多的学习机会。

民法典的编纂,是目前中国法学界的盛事,其对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意义重大。2016年7月5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官网发布民法总则草案,草案分11章,共186条,这标志着我国民法典编纂开启了一个新的篇章。本次讲座中,郭老师从四个方面对《民法总则》(草案)中的一些理论性问题进行了详细而深入的阐释。

第一,我国民法典编纂的进程。我国民法典编纂工作经历了长期的历史沉淀,我国曾于1954年、1962年、1979年、1982年和2002年四次启动民法典起草进程,但均无果。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决议提出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律体系,编纂中国民法典,在中国通过中共中央的文件明确提出“编纂民法典”。自此,新一轮民法典编制的工作开始了。郭老师指出,民法典编纂工作应分两步走:第一步,编纂民法典总则编(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经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后,争取提请2017年3月召开的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第二部,编纂民法典各分编,拟于2018年上半年整体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争取2020年3月将民法典各分编一并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审议通过,从而形成统一的民法典。

第二,民法总则与宪法:如何处理人格权保护与物权主体。郭老师指出,民法总则的制定中,必须处理好民法通则与宪法的关系,其中较为突出的就是人格权保护与物权主体的问题。宪法是我国的根本大法,效力最高,任何法律的制定都必须遵循宪法,不得与宪法规定相冲突。宪法作为人权的保障书,规定了诸多人权。在民法总则的制定过程中,有一部分学者建议将人格权独立成遍,不纳入民法总则之中。对此,郭老师在分析了支持与反对的观点后,提出了自己的见解,郭老师认为,这是立法技术问题而非价值判断问题,即便人格权法没有独立成编,将其纳入民法总则之中,并不意味着不重视人格权;虽然人格权有商品化的趋势,但是能够商品化的人格权甚少,仅限于肖像权、姓名权等少数权利;人格权的支配权能有限,更多的是消极保护问题。因此,郭老师建议将人格权总则和《侵权责任法》两处,目前看仍是合理的。此外,《物权法》制定过程中,沿袭《宪法》中对主体的规定,将其分为:国家、集体、个人,而《民法总则》中的民事主体仅包括自然人与法人,二者对主体的规定相距甚大,郭老师认为,物权主体虽应区分,但地位理应平等,而且关于“集体所有”的性质值得我们思考,在《民法总则》的制定中,我们应考虑到关于主体规定间的协调与体系。

第三,民法总则与商法:如何面对商事特殊性。在这一部分中,郭老师首先为大家简要地介绍了民商合一的理由;其次,为大家分析了商事行为的特殊性,包括:一是商事行为的形式性和客观性,并以现实生活中的隐名股东和隐名购房举例;二是商事行为与商人意思自治,以商事合同中违约金的调整和效率违约为例;三是商事行为的技术性,并提出了“无因性能否适用于代理”这一问题,让大家思考。最后,对“民法总则如何容纳商事特殊性”这一问题进行了解答,郭老师以主体制度设计为例,提出个体工商户这一主体与私营经济没有任何区别,不应再设这一主体;并认为现行草案将法人分为营利法人与非营利法人的做法较为合理。总体而言,民法总则可以作为民法和商法的通则加以适用。

第四,民法总则内部:立法技术问题。民法总则的制定要求其具备较强的体系性,现行公布的《民法总则》(草案)中有几个问题值得大家深入思考。一是法律行为与代理,目前《民法总则》(草案)第六章第三节关于法律行为效力这一部分的规定中,没有顾及到婚姻关系、家庭关系等人身关系,这是《民法总则》(草案)中最大的问题,但将乘人之危并入显失公平制度,是《民法总则》(草案)最大的亮点。对于代理,隐名代理与行纪关系之间的冲突应予解决。二是民事客体制度的必要性。一方面,郭老师以“无锡已故夫妻冷冻胚胎权属纠纷”为例,对“冷冻胚胎”的法律属性进行分析,指出《民法总则》应考虑增设新的民事客体;另一方面,网络虚拟财产与数据信息是目前大家关注的热点。郭老师认为,网络虚拟财产很可能不是财产,更有可能是隐私信息,对于这一部分的立法应再予考虑。三是债法总则的必要性。这一部分涉及三个问题:债的概念存废、侵权责任法的独立性问题、债法总则的内容。郭老师认为,债的概念不应废除,应该维持债的体系,把侵权之债纳入其中。此外,债法总则应包括合同之债、不当得利之债、无因管理之债、侵权之债等部分,且应对不当得利之债、无因管理之债的内容进行适当补充。四是“民事责任”专章的意义。郭老师认为,“民事责任”一章丝毫没有意义,不具有可适用性;关于民事权利的行使与保护中,有必要增加对“自助行为”的规定。五是诉讼时效不完成与适用范围。郭老师指出,一方面,执行时效、仲裁时效也是一种诉讼时效,诉讼时效的概念不准确,并且在涉及到人身侵权、女童性权利保护等问题上,应规定“诉讼时效不完成”制度;另一方面,诉讼时效与取得时效之间,应考虑其适用范围问题。现行《物权法》中关于诉讼时效的规定存在不合理之处,物权不应适用诉讼时效。

讲座尾声,我院青年教师冯源老师对郭明龙老师的学术讲座做了点评。冯媛老师高度赞赏郭老师清晰的逻辑和深入浅出、幽默诙谐的讲演,对郭老师的讲座内容进行了简单总结,同时引导大家对《民法总则》(草案)中等一些重要理论问题作进一步思考。

郭明龙,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副教授,研究方向为民法学。曾在《法学》《法商研究》、《法律科学》等知名刊物上发表论文多篇,并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天津市高校人文社科基金项目等多个科研项目。

(撰稿人:崔龙芳)

关闭窗口
 
 
 
用户名:
密 码:
版权所有:天津师范大学 | 地址:天津市西青区宾水西道393号 兴文楼 | 邮政编码:300387 | 电话:022-23766224 | 管理员: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