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院概况 | 师资队伍 | 党建工作 | 人才培养 | 法学研究 | 学生园地 | 招生就业 | 校友之家 | 社会捐助 
[所属栏目: 学术交流]
我院举办“《民法总则》通过与司法考试应对”讲座
2018-12-07 09:07 于增尊、吕梦林 

2017年3月28日下午,我院第三期教师学术讲座在兴文楼五楼模拟法庭顺利举行。本次讲座以“《民法总则》通过与司法考试应对”为题,由郭明龙副教授主讲。我院科研秘书于增尊老师担任主持,我院研究生、本科生一百余人参加了本次活动。

讲座主要围绕《民法总则》与《民法通则》的关系、《民法总则》与司法考试的改革和《民法总则》中的具体制度等内容展开。

一、《民法总则》与《民法通则》的关系。郭老师首先介绍了从1954年民法草案到2002年四草审议再到《民法总则》制定的基本过程,以及从《民法总则》到民法典的“两步走”计划。在民法总则通过之后,民法通则并未废止,而是规定在民法总则与民法通则不一致的情况下,依据新法优于旧法的适用规则适用《民法总则》。郭老师认为,单纯从法律角度讲,废除《民法通则》并不是什么问题,而之所以未如此处理,主要原因是为了维持以《民法通则》为依据的《民通意见》。若《民法通则》废止,则《民通意见》必然废止,会导致规则缺位的问题。

二、《民法总则》与司法考试应对。在回顾司法考试改革历程的基础上,郭老师对2018年法律职业资格考试改革后的考察方式和重点进行了预测和解读,认为今后的考试会更加注重主观题的测试,并可能对通过率产生一定影响。针对今年司法考试中《民法总则》的考察问题,郭老师认为,虽然法律尚未正式生效,并不妨碍其列入今年的考试范围。在具体分值上,考试重点依然会在《合同法》与《物权法》以及《民法总则》中的法律行为、代理以及诉讼时效部分。

三、《民法总则》中的重要制度。《民法总则》刚刚通过,对于其中的诸多新规定如何理解,是十分重要而紧迫的事情。郭老师围绕数项具体制度,为同学们进行了精彩解读。

一是主体制度。在自然人制度中,郭老师就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年龄之争、民事行为能力的分类、胎儿与死者利益保护、监护与亲权的分离、意定监护的完善、宣告死亡的利害关系人与“死去活来”的婚姻等六个方面的问题进行了解读。在法人制度中,郭老师认为将法人分为营利法人、非营利法人和特别法人存在不妥之处;特别法人的特别之处在于公法人,将机关法人纳入特别法人主要是解决公法人的存在地位问题;非法人组织的外延和在诉讼程序中的摆位有待进一步明确。

二是民事法律行为。在对民事法律行为分类进行介绍的基础上,郭老师从“可撤销”的除斥期间、乘人之危和显失公平合并、区分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和管理性强制性规定、第三方欺诈和胁迫时合同效力的认定等方面详解了民事法律行为的效力体系,并以赌资为例,对第157条“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的含义进行了解读。

三是代理制度。对于《民法总则》第170条,郭老师认为是规定在委托代理制度之下,必须结合第165条的规定加以理解。针对夫妻之间日常家事的代理行为,郭老师主张应纳入法定代理之列。针对“隐名代理”,郭老师认为其和“行纪关系”是解决一个问题的不同套路,而行纪关系解决起来更为清晰明了,因此在《民法总则(草案)》征集意见时郭老师即建议将“隐名代理”删除,最终通过的法律中也确实采纳了这一观点。

四是民事法律责任。郭老师认为,《民法总则》中设定民事法律责任一章,采用的是统一立法模式,在整体结构上更为严谨。但是,法律虽然规定了十一种救济手段,却没有规定每一种救济方式的构成要件,值得检讨。对于社会热议的“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一条,郭老师认为其风险较大。“救助他人”适用的原理在于“无因管理”制度,管理人没有法定管理义务而为他人利益管理的,对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被管理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责任,本条在之前的草案中是有规定救助人对于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损害承担责任的规定,但在最终通过时删除了,实属矫枉过正。

五是诉讼时效制度。针对《民法总则》第191条关于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的诉讼时效问题,郭老师认为虽然可以将其理解为给予受侵害未成年人提供更多的时效保护,但是在语法上确实存在不通之处,即在诉讼时效尚未开始计算时就可以提起诉讼了,建议借鉴我国台湾地区的“诉讼时效不完成”制度,认为在十八周岁成年之后某年之内诉讼时效不完成。针对《民法总则》第196条的规定,郭老师认为应当考虑增设“取得时效”规定,有助于保障物的稳定性,确权止争。

本次讲座,现场气氛热烈,效果良好,取得圆满成功。

(撰稿:于增尊、吕梦林)

关闭窗口
 
 
 
用户名:
密 码:
版权所有:天津师范大学 | 地址:天津市西青区宾水西道393号 兴文楼 | 邮政编码:300387 | 电话:022-23766224 | 管理员: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