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院概况 | 师资队伍 | 党建工作 | 人才培养 | 法学研究 | 学生园地 | 招生就业 | 校友之家 | 下载专区 
[所属栏目: 学术交流]
我院就《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之完善举办学术讲座
2018-12-07 10:00 国中兴 

12月12日下午,在我院模拟法庭,举办了关于“《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的完善问题”学术讲座。讲座由刑法教研部主任吴占英教授主讲,何潇老师主持。我院部分教师、研究生及本科生参与了研讨。

为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行为,维护经济安全、金融安全和社会秩序,中国银监会起草了《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并由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全文公布面向社会征求意见。吴占英教授的讲座主旨是为《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提出修改完善建议。《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共由37条构成,吴教授就其中的20余条提出了自己的修改完善建议。

吴教授首先从立法技术方面分析,《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无论从标题表达到还是从法条行文用语乃至标点符号的运用来看,均存在一些问题。例如,就标题表达而言,他认为《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的标题存在“题不对文”的问题,“处置非法集资条例”这一标题并不能涵盖法条中对非法集资行为进行防范方面的内容,对此应当修改为“防治非法集资条例”。

吴教授还认为,从立法的规范内容视角看,《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也存有不足。《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第11条规定,“金融机构、非银行支付机构发现涉嫌非法集资线索,应当及时报告金融管理部门和处置非法集资职能部门。”这个规定存在报告程序不清的问题,对此应当加以明确。就《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第14条规定的“非法集资行为跨行政区域的,由集资人注册地处置非法集资职能部门牵头调查;没有注册地的,由集资人经常居住地处置非法集资职能部门牵头调查”,吴教授认为,此种情形应当由非法集资行为的主要行为发生地的处置非法集资职能部门牵头调查更为合适。吴教授指出,《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第15条所列“未经依法许可或者违反国家有关规定筹集资金的行为”存在的七种“情形”根本不能被称为“情形”,七种所谓“情形”实际上就是“未经依法许可或者违反国家有关规定筹集资金的行为”的行为表现形式。吴教授还指出,应当将《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第20条“非法集资行政调查程序启动后,处置非法集资职能部门应当通知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停止为涉嫌非法集资的相关单位办理变更名称、股东、注册地、经营范围等工商登记事项”之规定中的“相关单位”,修改为“相关单位或者个人”,这样可以防止相关个人逃避处罚。吴教授以为,《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第23条第一款规定的向非法集资参与人退还资金的主体是两个,即“非法集资人”和“非法集资协助人”,但该条第二款——“非法集资人和非法集资参与人就资金清退方案达成一致意见的,由非法集资人自行清退”和第三款——“非法集资人和非法集资参与人未就资金清退方案达成一致意见的,处置非法集资职能部门负责协调组织资金清退工作。非法集资参与人应当在规定期限内进行申报登记”,均未提到“非法集资协助人”这一主体,对此应予修改。在吴教授看来,应当将《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第26条“向非法集资参与人清退资金时,其因参与非法集资获得的实物和货币回报,应当予以扣除”,修改为:“向非法集资参与人清退资金时,其因参与非法集资获得的实物和货币等回报,应当予以扣除。”因为现实中“回报”不限于实物和货币这两者。吴教授还认为,《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对相关个人的处罚措施过于单调,应当注意处罚的多样性和针对性;对单位的处罚应当提高罚款金额,以增强遏制力。应当对违反《处置非法集资条例》的行为区分故意与过失而分别设置处罚条件和处罚量度。对于因违反《处置非法集资条例》而受到处罚者,应当为其进一步申诉设置相应的救济途径。

讲座提问互动环节,吴占英教授就郭明龙老师及同学们提出的有关非法集资行为与集资诈骗行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行为、传销行为等等之间的界限或关系、对非法集资行为的处置如何做到“罚当其行”等问题进行了认真解答,并就相关话题与大家进行了深入讨论。这种交流与互动,彰显了师大法学人的激情与灵性,同时也加深了大家对相关议题的深刻认识。依法治国离不开科学立法,而科学立法又少不了民主立法。师大法学人就《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的完善问题进行的此次研讨,正是践行“民主立法”的一次有益尝试和实践。

(撰稿:国中兴)

关闭窗口
 
 
 
用户名:
密 码:
版权所有:天津师范大学 | 地址:天津市西青区宾水西道393号 兴文楼 | 邮政编码:300387 | 电话:022-23766224 | 管理员:法学院